你的浏览器已禁用javascript,请启用javascript,否则网页将非正常运行!
每日小提示: 设为关注 加为收藏 注册
天然气科技新进展

联系电话:

028-86011982
天然气科技新进展

中石油西南油气田深层气藏勘探纪实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613日,阳光和煦,中石油西南油气田五探1井,已钻至5330米。巴山蜀水间,龙探1井、兴探1井、莲探1井正在钻探之中。这四口探井设计井深都在6000米至7000米,目标直指亿万年前形成的海相古老地层。


  “有风险、有难度,但给我们很大期望。”中石油西南油气田总经理马新华说。四川盆地,满盆含气,多点开花。每一口探井,都承载着地质家们的希冀。向古老深层气藏进军的号角,正在吹响。


  新认识:“古裂陷、古隆起、古侵蚀面”成就大气田


  19日,针对安岳气田开展的科技攻关成果——“古老碳酸盐岩勘探理论技术创新与安岳特大型气田重大发现”,获201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


  20117月,高石1井在我国陆上最古老的地层——震旦系,喜获测试日产百万立方米,拉开了安岳特大型气田勘探开发序幕。随着勘探的深入,西南油气田勘探工作者在分析地质剖面时,大胆提出假设:在高石梯—磨溪构造与资阳、威远气田之间存在一个南北向的巨型凹槽。


  西南油气田决定在预判的凹槽中心打一口井去证实猜想。钻井资料显示,地层中灯影组三段、四段缺失,这里确实存在一个巨型凹槽。大量海洋生物遗骸堆积在槽内,形成巨厚烃源岩,对油气富集起到关键作用。


  古隆起,与“人往高处走”相似,乃油气运移富集之地。继承性古隆起,是对前人“古隆起油气富集论”的继承发扬。研究表明,震旦纪以来,四川盆地经历了6次大的构造运动。亿万年沧桑巨变,古隆起上的古构造变形强弱与否,决定了油气的运聚。


  在新的地质认识指引下,安岳气田勘探团队在古裂陷槽附近、继承性古隆起之上、大面积稳定分布的孔洞型古白云岩储层之中,寻找油气富集甜点区,目标锁定高石梯—磨溪—龙女寺构造群。新的研究成果认为:四川盆地经历了周期性弱拉张—弱挤压构造运动。在不同地质时期,形成了“德阳—安岳、开江—梁平”两大古裂陷、“川中、泸州、开江”三大古隆起、“灯影组灯二段和灯四段、下古生界、石炭系、下二叠统、雷口坡组”五大侵蚀面。


  “古裂陷、古隆起、古侵蚀面和区域性的保存条件,控制了海相大中型气田展布的基本格局,指引了四川盆地的有利勘探区带和下一步勘探方向。”西南油气田副总经理徐春春说。


  新问题:“年代久、埋藏深、高温高压”带来大挑战


  51日,四川剑阁县剑门关山区,双探7井、8井、9井正在钻探。


  依据“三古”成藏理论,双鱼石构造所在的川西上古生界,成为安岳气田之后,西南油气田最为期待的战略接替领域。但是,川西北部地区位于四川盆地边缘,山高路险,一些地方从地表到地层基底的厚度超过万米,给地震成像、测井、钻井带来了挑战,属于超深、超高压勘探险区。


  2013年,西南油气田设立重大科技攻关专项“川西北地区天然气勘探开发关键技术研究”,由川西北气矿牵头,从地质认识到工程配套技术进行多学科多单位联合攻关。地质研究认为,川西地区上古生界具有优越的烃源条件和输导体系,发育3套优质储层,古构造与成油气高峰期匹配关系良好。在剧烈的构造运动中,三叠系厚层膏岩像一个巨大的盖子,严严实实捂住储层,有利于大气区形成。


  西南油气田优选勘探区带和目标井位,但绕不过超深井:双探1井井深7300米,双探37620米,正在钻进的双探7井设计井深7775米,中国石油在川渝地区的最深钻井纪录一次次被刷新。


  气藏超深、高温、含硫、异常高压,地层易喷、漏、垮。西南油气田以问题为导向,科研与生产紧密结合。经过攻关试验,双探1井在二次完井和试油作业中创造两个国内首次。双探3井仅用331天完钻,钻井周期较相邻的双探1井缩短25%,刷新川渝地区钻井、固井等多项纪录。


  西南油气田将川西上古生界作为勘探主攻领域,以大中型整装气藏为目标,坚持多层系立体勘探,力争冲破超深、高温、高压带来的迷雾和困扰,明晰有利区总体规模。


  新天地:“上元古界、古生界、中生界”期待大发现


  2016年,全国天然气年产量1371亿立方米,其中四川盆地产气近1/4。据国土资源部2015年动态评价显示,四川盆地仍然处在天然气勘探开发早期。


  按照“三古”成藏理论,五大古侵蚀面,正好与西南油气田“十三五”五大勘探领域相对应。


  上元古界震旦系—下古生界寒武系,是西南油气田中长期发展天然气勘探最现实的领域。德阳—安岳古裂陷槽,堆积了大量生物遗骸,为今天的安岳特大型气田做好了烃源准备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西南油气田将立足川中古隆起,在这两个层系扩展勘探,继续获取规模储量;在新发现的川东开江古隆起,积极开展风险勘探和甩开预探。


  “对元古界震旦系和下古生界寒武系,要全面、整体、深入、有序研究。不求立见成效,早晚有一天它会开花结果。”83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胡见义说,“安岳气田大发现,就是四川历代地质工作者,用五六十年的坚持,取得的成绩。”


  “十三五”期间,西南油气田继续大打勘探进攻仗,在上元古界、古生界、中生界,期待开辟更加广阔的新天地。


  信息来源:中国能源报